请挑选 进动手机版 | 继承拜访电脑版
接待拜访亚博 登录  注册    我要投稿   我要出版  
用户
 找回暗码
 立刻注册
亚博 亚博 名篇历史散文 检察内容

《六一居士传》

2019-1-25 11:07|作者: 欧阳修|编辑: admin| 检察: 1100| 批评: 0

  六一居士初谪滁山,自号醉翁。既老而衰且病,将退休于颍水之上,则又更号六一居士。

  客有问曰:“六一,何谓也?”居士曰:“吾家藏书一万卷,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,有琴一张,有棋一局,而常置酒一壶。”客曰:“是为五一尔,若何怎样?”居士曰:“以吾一翁,老于此五物之间,是岂不为六一乎?”客笑曰:“子欲逃名者乎?而屡易其号。此庄生所诮畏影而走乎日中者也;余将见子狂奔大喘渴去世,而名不得逃也。”居士曰:“吾因着名之不行逃,然亦知夫不用逃也;吾为此名,聊以志吾之乐尔。”客曰:“其乐怎样?”居士曰:“吾之乐可胜道哉!方其自得于五物也,泰山在前而不见,疾雷破柱而不惊;虽响九奏于洞庭之野,阅大战于涿鹿之原,未足喻其乐且适也。然常患不得极吾乐于其间者,世事之为吾累者众也。其大者有二焉,轩裳珪组劳吾形于外,忧患思考劳吾心于内,使吾形不病罢了悴,心未老而先衰,尚何暇于五物哉?固然,吾自乞其身于朝者三年矣,一日天子恻然哀之,赐其尸骨,使得与此五物偕返于田庐,庶几偿其夙愿焉。此吾之以是志也。”客复笑曰:“子知轩裳珪组之累其形,而不知五物之累其心乎?”居士曰:“否则。累于彼者已劳矣,又多忧;累于此者既佚矣,幸无患。吾其何择哉?”于是与客俱起,握手大笑曰:“置之,戋戋不敷较也。”

  已而叹曰:“夫士少而仕,老而休,盖有不待七十者矣。吾素慕之,宜去一也。吾尝用于时矣,而讫无称焉,宜去二也。壮犹云云,今既老且病矣,乃以难强之筋骸,贪太过之荣禄,是将违其素愿而自食其言,宜去三也。吾负三宜去,虽无五物,其去宜矣,复何道哉!”

  熙宁三年玄月七日,六一居士自传。

上一篇:《打马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