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大家都在怎么赚钱 登录  注册    我要投稿   我要出书  
用户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【小小说】 反 钓

2018-10-10 13:50|作者: 城北老伯|审核: 香港水云天|查看: 568| 评论: 6

    华灯初上。


    川流不息的公路。


    一对夫妻模样的男女站在公路边。


    女人似乎很痛苦,低着头,捂着胸,佝偻着腰;男人一只手搀扶着女人,一只手对过往的小型车辆扬招。


    一辆辆小车呼啸着、从他们身边一闪而过——这年头,雷锋叔叔出了远门,要到三月五日才回来——眼下秋风正劲、落叶飘飘!


    男人并不着急,他让女人坐在路边,自己点了一根烟,边抽烟,边向公路两头张望。


    来了!来了!男人眼一亮,忙扔掉手中的小半截烟!他几乎是冲到了路上,拼命地手舞足蹈、大声地喊着。


    “吱——”一辆黑色的厢式客货两用小型车停了下来。


    “找死啊!你他妈的找死也不要害人啊!车门一开,跳下一位络腮胡子,对着男人就是破口大骂!手指点到了男人的鼻尖上!


     “师傅,行行好!我婆娘胆囊炎又发作了!又打不到车,就请你把我们捎到思光路的向前中心医院!我们付你车费。


     “付车费?你当我们是出租车啊!不带!不带!络腮胡子转身上车要走。


    “师傅,师傅,别走,别走!我给你二百元辛苦费。


    络腮胡子犹豫了一下。


    “哥,咱就学一次雷锋吧!何况还是有偿服务哩!车上坐在驾驶副座的小伙说话了。


    “就是,就是!师傅,你就做做好事吧!”男人苦苦哀求。


   “那,小耿,你坐到后排,让他坐在我边上。”络腮胡子接过男人的手中的二百元大钞,就着路灯看了看,顺手塞进了裤袋。


    男人想说什么,但看了看络腮胡子的黑沉沉的脸,又没敢说出来。


    男人把女人扶到后排坐下,自己就坐在了副驾驶座上。



    女人的旁边,坐着那个叫小耿的副驾驶。


    车子发动了,络腮胡子仍是阴沉着脸。


    望着车窗外向后逝去的街灯,男人嘴角掠过一丝笑意。


    拐弯,再拐弯......


    思光路。


    《向前中心医院》的牌子一晃而过......


    “师傅,到了,到了!停车!停车......”男人惊叫着。


    “不许动!不想死就闭上你的鸟嘴!”络腮胡子怒气冲冲地喝着。


    男人觉得脖子上凉飒飒的。


    一把明晃晃的尖刀。刀尖抵在男人的脖子上,刀把握在小耿手中。


    从车上的后视镜中,男人看到小耿的另一只手上也握着一把刀,正抵着惊恐万状的女人!


    男人心往下一沉:遇上车匪了!




    车子飞驰,城市灯火很快被闪到了身后。


    车子停在远郊的一个人迹稀少的岔道上。


    车门打开了,络腮胡子一手拿着把用来修车用的大号铁板手,一手拉下簌簌发抖的男人。


    “抖什么抖?又不要你的命!”络腮胡子一把抽出男子的裤带,一使劲,皮带被扔进远处的树丛中。


    男人手提着裤腰,看到女人也被小耿拉下车来。


    “别装了,都把手机掏出来!”小耿恶狠狠地嚷着。


    男人和女人抖抖簌簌地把手机递给小耿。


    小耿接过两人的手机,看都不看,一扬手,两只手机也飞进了远处草丛。


    “现在说吧,你们这对狗男女,是不是那些‘钓鱼’的王八蛋的帮凶?”


    男人刚说“不,不是”,就觉得脖子上一阵刺痛,小耿手中的尖刀已划破了他的皮肤,有湿漉漉的液体顺着脖子流了下来,他吓得一下子瘫软在地上。


    “大哥,饶命!”女人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病态。她跪行到络腮胡子面前,苦苦地哀求。


    在铁扳手、尖刀的压力下,男人和女人一五一十地交待了他们为虎作伥、钓鱼执法的丑恶行径......


    女人还说,她亲眼看到一位私家车车主,好心让站在路边的他们上车、准备送他们上医院时,却被抓了个“现行”、被带进执法大队,说他是黑车营运、罚款一万元!车主悲愤填膺、当场砸断了自己的一根手指,她当时心里就憋闷得慌,做了好些日子的恶梦......


   “大哥,我们也是没得法子哟,孩子要上学,老人要看病,房子要交租,什么都在涨,我们又没有什么本事,就和几个老乡干了这一行!”女人悲悲切切地说。


   “我们车子就停在你们刚才招手上车的前面一条路的巷子里,小耿早就站在天桥上观察你们多时了!你们看到空着的出租车也不招手,却对不是营运的小车子招手!我们就断定你们是那帮人的狗腿子!”络腮胡子忿忿地说。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录音笔说:“你们刚才说的一切都录下来了。明天就网上公布,要让大家都来看看这帮狗嘴脸!也让你们的主子好好‘奖赏’你们!”


    “哥,别和他们费唾沫了!说,是跺下男的、还是跺掉女的手指、为我们那位断指鸣冤的江东阿哥报仇!”


    小耿在这对男女面前比划着尖刀。


    “啊!不要,不要!我们以后再也不做这种丧天害理、绝子绝孙的事了......”男人也吓得跪倒在地。


    络腮胡子和小耿对视一笑,他掏出刚才收下的二百元钱,一把撕成八瓣,狠劲地扔到匍匐在地的这对丑陋的男女头上:“还你们的脏钱!滚过去,找你们皮带、手机!有本事,向你们的主子告我们!大爷我等着!”


    男子吓得连声说“不敢,不敢,不敢......”


    小耿问:“我们不敢?”


    男子说:“是我不敢!不敢去告发你们!这又不是光彩的事,丢人丢到家了!”


    “哈哈哈哈......”络腮胡子和小耿被这丑态逗得忍不住放声大笑!


    他俩上了车,一踩油门,车子开远了。


    夜风里,传来的是络腮胡子爽朗的话:“告诉你们主子,不要把人逼急了......”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写于2010年6月13日)





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
3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3 人)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城北老伯2018-10-13 14:54
谢谢文友绿水青山的点赞和点评!
引用 城北老伯2018-10-13 14:54
谢谢文友北岸大吕的点赞和点评!
引用 城北老伯2018-10-11 13:32
谢谢文友绿水青山点赞和精彩点评!
引用 绿水青山2018-10-10 20:30
看着您的小说,我的心一直在悬着。语言简练,符合人物身份。谢谢您呈现如此好的小说!
引用 城北老伯2018-10-10 18:31
谢谢文友南国布壮点赞!
引用 城北老伯2018-10-10 13:55
谢谢审核老师香港水云天!

查看全部评论(6)